离开聚光灯后,曾经的新闻发言人都去了哪里?

最近,有2位新闻发言人的动向引起了政知君的关注,一个是曾任最高检新闻发言人的童建明重回“老东家”,履新最高检副检察长,再有一个,就是2日下午商务部的前新闻发言人沈丹阳空降海南。

对媒体来说,“新闻发言人”应该格外亲切,在不少重要的新闻发布会上,新闻发言人都是直接跟媒体发生碰撞的那个人。这些新闻发言人,在离开聚光灯之后又去了哪里,自然就免不了被大家关注。

“回归”

继续在本领域内工作是不少人的下一站。

典型的比如最高检的副检察长童建明,公开资料显示,童建明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,毕业后就到了最高检工作,此间曾兼任过最高检的新闻发言人,早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童建明说,他从来没有对记者说过“无可奉告”,不过有些东西会选择在适当的时候披露。

2012年12月,童建明空降河北检察院任检察长,5年后又跻身河北省委常委,在河北省委秘书长的位子上短暂工作1年后,今年6月,童建明“回归”。

和他有相似之处的是刘建超。

提起刘建超,他现在更为人知的身份是浙江省委原常委、纪委原书记,不过翻下他的简历就会发现,这位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的高官,毕业后曾长期在外交部工作,2001年,年仅38岁的刘建超成为外交部新闻发言人,且是该部“史上最年轻的发言人”。

刘建超在任新闻发言人时,幽默是他的一大特点。

举个例子。

2008年12月16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人问,一名伊拉克记者在布什举行记者会时向他扔鞋子,北京一些民众觉得很正常,因为美国太强势,如何理解这种情绪?

刘建超的回答是,“北京一些民众怎么看这件事是个人的事,但是我认为对一个国家领导人应该有起码的尊重。这件事也提醒我在这里观察谁要举手提问题的时候,同时还要注意谁在解鞋带。”

刘建超在2015年从外交部部长助理的位子上履新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,差不多2年后空降浙江任省纪委书记,在经历监察体制改革等国家大部署后,今年5月离开地方,重回中央。

不过既然提到了外交部,就多说两句,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人在最近几年一直备受关注。而这些新闻发言人在卸任后又都去了哪里?

有的人在后来成了中国驻外领事。2014年12月,曾任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的章启月抵达纽约,成为中国驻纽约总领事;不到2年,2016年7月,外交部第25位新闻发言人洪磊有了新身份——中国驻芝加哥新任总领事。

据媒体报道,洪磊在外交部新闻司担任信息中心主任期间,必须每天早上6:30到外交部,阅读大量最新的外国通讯社和外国报纸的报道,审批信息材料,赶在8点前上呈外交部部领导和国家领导人参阅。下班时间也不稳定,通常要到晚上七八点才能回家。

也有的人继续在外交部工作,比如以“刚猛”风格著称的外交部原新闻发言人秦刚在2017年履新外交部部长助理。

“副总裁”

但也有一些人离开聚光灯后,去了企业。

“可以预见,未来不会再有网商、电子商务或线上线下的区分,将实现以互联网和大数据为根基、以全球化的e-Business为载体的made in internet,这是未来商业的趋势所在。”今年5月,孙军工在2018首届中国互联网知识产权大会上作了演讲。

他现在是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,而就在2年前,最高法新闻发言人孙军工辞职的消息还曾引起外界的广泛关注。孙军工更为人所知的风格是“雷厉风行和善于创新”。

2016年还有一位从新闻发言人岗位“跳槽”到企业的人,他就是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王允贵,他离开外管局后的下一站选择了中植集团,该集团是一家涉及金融服务的大型民企,王允贵的身份是常务副总裁。

“院长”

除了“下海”,还有一些人选择到学校任职。

比如复旦大学首任女书记焦扬。

公开资料显示,焦扬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,是上海市首位省级政府新闻发言人,2013年10月,时任上海市妇联主席的她进京履新全国妇联书记处书记,2016年10月,焦扬重回母校,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(副部长级)。

还有今年五月到学校任职的杨宇军。杨宇军曾担任国防部新闻发言人,今年3月履新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公共事务研究院院长。

说到学校,就不得不提一下原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赵启正。

“王立军正在接受有关部门调查,已经请假不能出席‘两会’……王立军事件是一个孤立发生的事件,建议你不要做过多的想象……如果有兴趣,在全国人大开幕的时候,可以采访薄熙来。”2012年的政协发布会上,新闻发言人赵启正回答路透社记者针对“王立军事件”提问的一幕,至今还让很多人印象深刻。

2013年,赵启正从政府工作中“退”了下来,之后对于他来说,最重要的身份便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。赵启正在2016年接受政知圈采访时还提到了那场著名的发布会,这个问题事先完全没有口径,完全是他自己的应答,“据我了解,事后中央还是很满意的”。

“不能光说没用的话”

说到热门事件,政知君忽然想起了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。

2011年“7·23”温州动车事故新闻发布会上,王勇平因“至于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”和“这是一个奇迹”两句话成名,成为舆论炮轰的对象。据媒体报道,此后他告别新闻发言人生涯,远走波兰,成为铁路合作组织中方代表,2014年回国担任中国铁路总公司文联主席兼秘书长。

2017年5月,王勇平出现在一个新闻发言培训班上,据红星新闻报道,王勇平刚刚开始讲课,就主动提到了那场终结他新闻发言人职业生涯的发布会,“这句话现在就是新闻发布会的雷人雷语。我从新闻发言人成了新闻当事人,今天大家肯定不希望像我那样。”

他说,”不能光说没有用的话,比如正确的废话。就像谁的领导下,谁的支持下,谁的帮助下,这些正确的废话,媒体一个字也不会用。”

今年6月,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赵启正出现在“中国新闻发言人制度化建设十五周年论坛”上,论坛推举出了在中国新闻发言人制度化建设进程中具有开创、探索、推动作用的八位“贡献人物”,并向他们颁发了“贡献人物”纪念牌,这八位不少人都耳熟能详:

王 惠:原北京市新闻发言人焦 扬:原上海市新闻发言人武和平:原公安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: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:原教育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:原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:原国防部新闻发言人黄 毅:原国家安监总局新闻发言人

资料| 红星新闻 新京报 南方都市报 北京青年报 中新网等

校对| 李喆

 

 
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